先天性手畸形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周末ldquo悦rdquo读丨让 [复制链接]

1#

让爱消除“碍”

残疾人家庭

无障碍改造纪事

原文刊登于《中国残疾人杂志》年第六期

为促进残疾人脱贫,帮助残疾人及其家庭解决迫切而现实的后顾之忧,中国残联推进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,并且作为全系统脱贫攻坚的十件大事之一。

在江苏,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工作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关心重视,被列入省政府年度民生实事。在省残联党组的领导下,三年来,我和同事们全力推进,累计完成了四万多户的改造任务。我们用责任破除了一个又一个现实的难题,用爱心消除了一个又一个残疾人的障碍,用行动解除了一户又一户家庭的困扰。

原文刊登于《中国残疾人杂志》年第六期

一架竹梯

入户调查时,我听地方残联的同志说,南通市港闸区(现合并到崇川区)有位刘大爷,原来家里没有无障碍设施,要“爬”着上下楼的事。在项目验收时,我专门赶过去,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刘大爷七十二岁,他幼时患了小儿麻痹症,经过鉴定领了二级残疾证。刘大爷五十岁时家里建了栋两层的小楼。后来,老伴去世了,儿子结婚后带着孙子去了南方打工。刘大爷独自守着一栋房子生活,他住在楼下。开发区选在刘大爷家所在的地方,新修的一条路经过村旁,路边开始繁忙起来。有做生意的要租刘大爷家的房子,他也想赚些房租,减轻儿子负担,只是楼下租出去,他得上楼住。上楼对刘大爷实在是件困难的事,直直的楼梯,每级台阶都是一道障碍。刘大爷请人把一架竹梯斜倚在楼梯上用铁箍固定在墙上,然后拖着拐杖,抓住竹梯上楼。竹梯很低,刘大爷只得佝偻着身躯手脚并用“爬”上楼。上楼能借力,勉强可以,下楼就麻烦了,腿撑不住,整个人向下冲,不小心就摔倒在棱角分明的水泥台阶上。竹梯让刘大爷又爱又恨,离开它不行,依靠它又不踏实。竹梯因为障碍而来,竹梯又成了“障碍”。邻居们发现,自从一楼的房子租出去,就很少看到刘大爷出门。刘大爷一个人呆在楼上,陪伴他的只有一台电视机。邻居们说,这样不行,一个老人独处,时间长了会闷坏的。大家商量后给区残联打了电话。

区残联很快安排人上门,工程师设计了一套无障碍改造方案。施工时,要搬走竹梯。刘大爷说,别扔掉,放在家里做个纪念。量身定做的无障碍扶手代替了竹梯,台阶铺上防滑垫。刚刚做好,刘大爷就迫不及待地一手撑着拐杖,一手抓住扶手,上楼一次,下楼一次,再上楼一次,又下楼一次。残联工作人员说,大爷,你歇歇吧,以后日子长着呢。刘大爷说,我开心,我就是要不停地上下,天天来回走。邻居们都乐了。

我们去看望刘大爷,老人家说,你们看看我过去用的这个竹梯子。街道的同志请刘大爷说几句话,刘大爷有些无措,脸上涌起七十多岁的羞涩。大家鼓励他,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。刘大爷揉揉眼睛,话语有些哽咽,他说我就说一句——感谢党,感谢残联,感谢邻居们!

我的眼睛也湿润了。作为残疾人工作者,我们只是做了一项本职工作,老百姓却给了我们一片赞誉。

一辆电动轮椅

无障碍改造,不仅方便了残疾人的出行,还能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,创造生命的价值。沛县的残疾人郑三娃通过一辆电动轮椅走出家门,实现就业,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我去沛县农村走访时,得知有个在自家院子里长大的残疾人,就提出要去看看。村干部告诉我,三娃出生的时候,双腿先天性畸形,和整个身体不成比例,父母亲带着他从乡里、医院,从西医到中医,用了无数的药,吃了无数的偏方,花光了家里的钱,又借了不少债,还是没有改变他瘫痪的现实。同龄的孩子学走路了,三娃瘫坐在床上;同龄的孩子能跑能跳了,三娃瘫坐在床上;同龄的孩子欢快地上学去了,三娃还是瘫坐在床上。三娃慢慢长大了,他想下地,他想行动,他想扩大自己的活动范围。思来想去,爸爸请木匠做了一块厚实的木板,在板下面装了四个带弹珠的轮子,板上面装了两根带子,三娃被抱上木板,两根带子绕过他的肩膀,把他束在板上,防止他歪倒。三娃很开心,他终于可以“行动”了。他用双手在地上撑来撑去,“木板车”就在家里的水泥地上来回滑动,弹珠轮摩擦地面,发出刺耳的哗哗声。爸爸妈妈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转过身悄悄地抹着眼泪。

不知不觉间,三娃十八岁了。三娃已不满足在家里三间平房的地上来来去去,他特别向往家门外的世界,特别想去村子里走一走,看一看。可是他出不去。三娃家的房子,是爷爷为了给他爸爸结婚而建的,建房时,为了抬高屋基地,就垫了厚厚的地基,和地面的落差有六十公分那么高,从大门进出,要跨四级台阶。四级台阶,对腿脚便利的人,也就是抬抬脚的事,但对三娃却成了不可逾越的陡峭“山坡”。

我问三娃爸爸,没有想办法带着他出去吗?三娃爸爸说要像小时候那样背着他出去走,三娃不干,他不想让人看到,他这么大了还要依靠爸爸才能走出家门。三娃只能闷在家里,一步也出不去。三娃也不愿撑着“木板车”来回滑动了,他在生气,在伤心,生自己的气,也伤了家人的心。父母除了伤心,还有担心——农忙时,他们去地里劳作,只能把门锁上,把三娃一个人锁在家里,中午再赶回来给他弄点吃的。他们知道三娃一个人在家里一天天的熬日子很难受,但为了生活,他们只能这么做,他们想不出还有其它什么办法。

我问沛县残联的潘理事长,后来怎么解决的?潘理事长说,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工作一启动,他就在镇上从事残疾人工作的专委小勤引导下去了三娃家,同去的还有一个技术员,他们上门就是要解决三娃家的无障碍问题,为他们家脱贫助力。三娃的父母亲不知道什么是无障碍。潘理事长看看三娃家大门前的四级台阶,说台阶阻碍了三娃走出家门,要把这个台阶改造成斜坡,装上扶手,以后三娃的“车子”就可以自由进出了。三娃的爸爸听懂了意思,他在心里合计了一下,有点为难地说,要不少钱吧,咱家可能出不起。潘理事长说钱你不用担心,这次的改造由政府出钱。三娃一家这才放了心。技术员拿出测量工具,按照1:12的标准计算坡道的长度,还有扶手安装的位置,他一边测量,一边把怎么改造讲给三娃一家人听。很快,县残联统一招标的施工队伍上门,三娃家门前的台阶变成了缓坡,为了美观,施工人员在坡面贴上防滑的石材,坡道两边装上了可以抓住助力、减力的铝合金扶手。这么一改造,三娃家已有二十多年房龄的旧房屋显出了生机,都有点喜气洋洋了。

残疾人家门口的台阶上装了坡道后出入方便多了

我们到三娃家时,看到三娃把他的“木板车”撑出来,沿着坡道,搭着扶手,很顺溜地出了门。爸爸让他再回家。三娃的臂力很强,他抓着扶手,不费多少力气,就把车沿着坡道“开”进了家门。看着三娃那简易的“木板车”,我却轻松不起来,改造了坡道,只是帮助三娃走出家门的一步,他的家庭情况并没有改善,三娃双手灵活,残联要帮助他走出去,走向社会,去自食其力。小勤说,每个月的残疾补贴都发给他们家了。我说,那是国家的关心,不是三娃的价值,得创造条件让三娃“走”出去。同行的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张理事长非常关心三娃,她当场表示要为三娃捐赠一部电动轮椅。

一周后,我接到潘理事长的电话,说一部崭新的电动轮椅送到了三娃家,三娃稍加练习,很快掌握了上下轮椅和驾驶的技巧,可以自己开着轮椅去离家两里多路的残疾人之家接受辅助性就业,正式“上班”了。

我轻轻地吁了一口气,三娃终于“走”出来了。

一个语音提示器

作为一名残疾人工作者,我深深地体会到,生活中一些对健全人不存在的问题,却可能给残疾人带来困难甚至安全隐患。南京市浦口区的一个社区里,住着一对老年夫妻,都将近七十岁了,老爷爷是个盲人,夜里睡觉打呼噜的声音很大,吵得奶奶睡不着,两个人就分开房间关上房门睡觉。爷爷夜里起夜,经常分不清挨在一起的厨房和厕所的门,有天晚上摸进厨房,把桌上的热水瓶打翻,差点烫到自己。两人都吓坏了。爷爷说自己无用。奶奶也念叨,说老都老了,怎么连厕所也找不着了。我和市区残联的同志上门征求无障碍改造的意见,爷爷奶奶都说,能不能想个办法,帮助爷爷分清去厨房和厕所的方向。我们相互看看,还真是个难题——又不能在家里铺设盲道。

能不能试试语音提示呢?技术上应该可以做到。市残联的小杭说。我们受到启发,就让小杭找一个信息技术公司咨询。很快,信息反馈过来,可以设计一个带感应功能的语音提示器,当有人靠近时,语音会及时提示。说做就做,很快语音提示器做好了。安装的时候,我们特意去看效果。一个手机大小的盒子挂在厨房和厕所中间的墙壁上,有人靠近这个位置时,马上连续地发出声音——左边是厨房,右边是厕所。技术人员为了老爷爷听着亲切,还特意录了浦口的方言,听起来就像家门口的人在为老人家指路。老奶奶扶着老爷爷的臂膀说,再不怕跑错了。

对残疾人群的关爱,是一个地区社会文明程度的重要体现之一。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让我深切地感受到,残疾是客观的社会现象,但给残疾人群带来的障碍却并不一定必然。只要我们用心用情用力去做,就一定能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千千万万残疾人身边,用我们炽热的爱去消除他们的障碍。

撰稿:江苏省残联党组成员、副理事长庆祖杰

转发:江苏省残联

长按识别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